望崦嵫而勿迫 恐鹈鴂之先鸣 乔大壮的对联_江阴网

幸运时时彩官网

望崦嵫而勿迫 恐鹈鴂之先鸣 乔大壮的对联

2019-12-25 14:24
来源: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 乔大壮(1892-1948年)词人、书法家、篆刻家。原名曾劬,字大壮,以字行,号波外居士。四川华阳县(今双流县)人。清末就读于北京译学馆。1935年任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历任重庆中央大学师范学院词学教授、台湾大学中文系教授等,后因家庭变故与战乱困境而自沉于苏州。著有《波外乐章》《波外楼诗集》《乔大壮印集》《乔大壮书法》《乔大壮先生手批周邦彦〈片玉词〉》等。

乔大壮墓

“望崦嵫而勿迫;恐鹈鴂之先鸣”,是鲁迅集《离骚》句联,意思大致是珍惜时光勤奋努力。《鲁迅日记》1924年9月8日记录:“自集《离骚》句为联,托乔大壮写之。”此联与鲁迅书赠瞿秋白的清人何溱集《兰亭序》字联:“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旗鼓相当,成为由于鲁迅而广为人知的两大名联。鲁迅擅长用文言文写作小说、学术著作,甚至用文言文翻译,同时精于旧体诗创作,不过极少(如果不是从不的话)撰写对联,有材料说“三·一八”惨案后鲁迅题写了挽联:“死了倒也罢了,活着又怎么做”,不知道《鲁迅全集》有无收录,就联说联,这副挽联对仗并不工整,而且下联以仄字结尾,不合规范。

蒙戴勇先生赐教,鲁迅1916年12月日记还记载了一副对联:“十六日 晴。中学校开会追悼朱渭侠,致挽联一副。”据周作人日记,此联题为《挽朱耀卿》,文曰:“男儿死耳,恨壮志未酬,何日令威来华表;魂兮归去,知夜台难暝,深更幽魄绕萱帐。”

北京鲁迅博物馆院子里的鲁迅故居,位于阜成门内西三条胡同,这个小院是鲁迅1924年5月移居入住的,由鲁迅自己设计将正房后身打通,朝北接盖了一间南房,也就是鲁迅自称“老虎尾巴”的书房兼卧室,西壁上至今挂着一幅字,即“望崦嵫而勿迫;恐鹈鴂之先鸣”。上款为“豫才先生集离骚经句”,落款是“曾劬”,这是乔大壮的原名。1913年乔大壮在教育部任职,与时任教育部佥事的周树人(鲁迅)对桌办公四年。书写此幅书法时乔大壮32岁。

鲁迅喜爱美术,但是对时人的书法似乎缺乏收藏兴趣,他在教育部工作期间与陈师曾、乔大壮为同事,陈师曾为鲁迅刻印数方,还不止一次作画,鲁迅托乔大壮写联句(事实上乔大壮未用两条纸来写,而是写成了条幅)有文字记载的也只这一次,但是由于鲁迅德高望重,受到全社会景仰,不夸张地说他的著作每一行文字都有人关注,“望崦嵫而勿迫;恐鹈鴂之先鸣”及其书写者乔曾劬,都闻名于世。这就是“一经品题,便作佳士”了。著名报人、学者黄裳就是读了“望崦嵫而勿迫;恐鹈鴂之先鸣”而写信寄纸向乔大壮求字,据乔无疆文章说是同样又写了一幅,后来黄裳有介绍怀念乔大壮的文章。

抗战胜利后时局并未太平,乔大壮颇多牢骚。有学者撰文介绍乔大壮曾就美援中的“美国麦粉”“奎宁丸”“卡车”“卡其布”,借汉张衡《四愁诗》体,分别以“三日粮”“药一丸”“油壁车”“布盈尺”予以讽刺,其一节为:“我所思兮在宜昌,欲往从之巫峡长,侧身东望涕沾裳。美人赠我三日粮,何以报之双玉璫。路远莫致倚怡伥,何为怀忧心烦伤。”熟悉鲁迅诗歌的读者一望即知,这种借《四愁诗》古体讽刺时事的打油诗,鲁迅此前也写有一组,题为《我的失恋——拟古的新打油诗》。这应当不是偶然巧合。乔大壮不写杂文,但是在尖锐批评现实时却颇具鲁迅风格。抗战胜利后他曾撰一对联:“费国民血汗已 亿;集天下浑蛋于一堂”(《乔大壮书法》第5页至第6页 四川美术出版社1994年版),上联以空格代替数字,于对联修辞上是一个创新,攻讦腐败政府耗费民脂民膏兴建国民大会堂,一时脍炙人口。

乔大壮的祖父乔树枏在光绪年间任刑部司官时,参与康、梁维新变法。戊戌变法失败,六君子被公开处决,乔树枏为四川人刘光第、杨锐收殓,由此举而名动京师。据说谭嗣同绝笔题壁诗“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也由他抄录而得以流传。由于自幼丧父,乔大壮是祖父抚养的,并拜名师求学,打下了坚实的学问根基。乔大壮在诗词中屡以祖父为骄傲,他在社会上所交往的各界名流,也都很敬重其先祖。

乔大壮毕业于清末的译学馆(北京大学的前身之一),学的是法文专业,并有译著显克维支长篇小说《你往何处去》出版。他一生事业并不算得志,虽然出身名门之后,学历资历无懈可击,多才多艺,但是除高校任教外,只在政府机关辗转担任秘书文书工作,可见脸皮不够厚心肠不够黑,官场里难以出头,只适合当诗人、词人、书法家、篆刻家。

按照如今美术界的标准,乔大壮很早就获得了书法专业的成就与资格,1937年发表于《播音教育月刊》7月刊的《书法概要》长文,是应教育部邀请在中央广播电台播出的讲座,可以说,乔大壮是中国书法广播教学的奠基人,也是书法学的先行者。他在文中提出:“凡是一个民族的特性是基于民族本身的特殊文化而产生的,而书法就是中国的特殊文化中间最为普遍,最为易于表现者之一。”(《20世纪书法研究丛书·历史文脉》第48页 上海书画出版社2000年版)又说学问修养是研究书法的必要原则之一,“本来中国的学问与文艺,大体上是一切可以相通的。”(同上书第55页)

乔大壮书法于徐季海、虞世南入手,着力于学二王,尤其在王献之十三行《洛神赋》用功得益,其字取法晋唐,秀外慧中。

乔大壮在篆刻上用功甚勤,早在民国初期在北京工作时期,即由著名篆刻家寿石工代订润格,每字十元。(《乔大壮印集》第296页至297页 上海书画出版社1995年版)潘伯鹰与乔大壮是同道至交,在《乔大壮先生传》中说:“乙亥丁丑之际(1935年至1937年),先生与余同官,余爱其所治印,溯乎古初,逮于今日,未见有过之者也。”(见《乔大壮印集》书前影印《乔大壮先生传》手稿)推崇至极。乔大壮为潘伯鹰刻过多方印章。抗战时期,为了一家人的生计,乔大壮挂出旧时每字十元的润格刻印挣外快,居然能积攒到一万元,依每方印一般最少两字计,所刻印章数量至少四五百方,其女儿乔无疆说这相当于一年的工资,当时徐森玉在上海因为拒绝为日寇、汪伪工作,生活困难,乔大壮闻讯很激奋,慷慨相助至交,竟把这一万元赠给了徐森玉。这样的壮举,也只有诗人艺术家做得出来。

乔大壮在教育部工作时与同样精于篆刻的陈师曾为同事,得到一册陈师曾手拓印谱,后来乔大壮将其珍藏多年的《陈师曾印蜕》一册赠与学生蒋维崧,于册后记之云:“此册诸作,皆丈于踌蹰得志之时,手拓见诒。藏之箧衍十又六年。岁月如流,可胜怅愧。峻斋笃嗜前辈制作,用兹郑重相托。诚以忧患余生,空山投老,不得不于心知其意之贤,期永故人金石之寿也。”乔大壮能在篆刻上与陈师曾、寿石工等一代国手切磋,艺术境界不同凡响。

沙孟海在《印学史》中说:“黄士陵之后,这一派的作者,要推乔曾劬造诣最著。”“他所处时代更晚,所见出土的商周古文更多,并尽量应用到印面上来,融会变化,也自成一家面目。”(《印学史》第164页 西泠印社1999年版)沙孟海对先生次女乔无疆说:“尊翁为人蕴藉敛抑,不自表暴,学识渊博,作品深奥。余闻其名廿余载,交其人亦六载,犹恨知之未深也。”钦慕之情,溢于言表。又在赠其所著《印学史》一书于乔无疆时说:“清末黄士陵、吴昌硕两大派之后,仅乔大壮与齐白石两大印人列入这本史书,此即社会赞誉的‘南乔’与‘北齐’造诣最卓是也。齐白石印汇解放后已流传,但乔大壮早逝,印蜕晚出流传不广,因此流布其印集是发展民族优秀文化艺术的需要。”沙孟海《印学史》于同时代印家,除赵之谦派之乔大壮、吴昌硕派之齐白石外,还在《近代细朱文名家》中介绍了王禔。

乔大壮在学术上最精湛的是词学,1946年曾为学词的女弟子黄墨谷手批周邦彦《片玉词》,批语着重于学词作词的关键点,尤其是音律平仄,标出必须记诵的篇章,可谓金针度人。乔大壮于词学有“言志、境界、比兴、内转、起结、过片、提笔、对仗、引古、割爱”之论,《片玉词》批注是其理论的具体体现。此书于1985年由齐鲁书社影印出版。

徐悲鸿欣赏乔大壮的词学及书法学识,青睐乔大壮的篆刻,邀请乔大壮到中央大学任教讲授篆刻,还为乔大壮画了肖像,题曰:“廿七年岁始,为吾友大壮词宗造像。”唐圭璋是乔大壮的词友,对其词作评价甚高,说乔大壮“力趋拙重,不涉轻薄。”“素工六朝文、晚唐诗,故其词自然入妙。”(见《回忆词坛飞将乔大壮》,附《乔大壮手批周邦彥片玉集》书后)

乔大壮还享有诗名,其唱和诗友多为一代巨笔,如潘伯鹰、钱钟书。1948年春,钱钟书到台湾。至波外楼寓所拜访时任台湾大学中文系主任乔大壮,切磋诗词,一见如故。钱钟书与乔大壮唱和的诗歌分别收在各自诗集中。

乔大壮中年辞世,终年仅56岁,没有能够充分展示其才学,他的著作与书法篆刻作品在很多年都处在近乎尘封状态,所创作的书法作品星散世间,其中对联墨迹数量很有限,据已经出版的对联墨迹来看,基本都是集古诗词联,尤其是偏爱集唐宋词,这应当是受梁启超爱写集宋词联的影响。他的祖父曾参与戊戌变法,梁任公在乔大壮心目中的地位可想而知是非常高的。他的对联墨迹有在题款中说明自己集《花间词》的,也有写明“录《小玲珑馆集宋贤词》”的,集词作品中多长联,动辄集四人之作为一联。他也爱集苏轼诗句为联,崇尚宋诗本是清末民国时期诗坛风气,在此不妨说一句题外话,后来钱钟书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分担任务著有《宋诗选注》,实在也是民国诗风的回响。除了诗词,从古籍中摘录词句为联也无不妥帖。黄墨谷在《先师大壮先生遗事》中说:“尚记丙戌春,先生赠我一赠:‘澄之不清,扰之不浊;难者弗避,易者弗为。’篆书,古朴雄浑,精光万丈。”(附《乔大壮手批周邦彥片玉集》书后)“澄之不清,扰之不浊”出于《世说新语·德行》;“难者弗避,易者弗为”出于《曾子》,上下联宛若天成。

民国一代学者文人不乏著作等身者,由于时代变迁,能在身后有著作印行的只是极个别的幸运者。近二三十年不少前辈名家的后人致力于父辈著述的整理出版,如吴学昭之于吴宓、陶大年之于陶亮生就都是例子,乔大壮的次女乔无疆晚年全力以赴投入到收集、整理、研究、出版父亲乔大壮的工程中,真诚专注,为此甚至专门花了几年时间到复旦大学进修文字学、《说文解字》、书法史等相关文史课程,还遍访乔大壮的朋友与门生故旧。经过她的努力,相继正式出版了《乔大壮书法集》《乔大壮印集》。2003年我到上海去拜访吴丈蜀先生,进门才知道吴老与乔无疆生活在一起,乔无疆签赠了我《乔大壮书法集》《乔大壮印集》。有此机缘,其后这两本书我读过不止一遍,对乔大壮的书法与篆刻作品也就有了粗浅的了解与感性认识,进而能撰成此文。

2019年4月,乔大壮先生墓重建落成在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区金桥镇鲢鱼社区乔氏祖茔。当地作为文化景观项目打造建设,规模宏大,乔大壮的对联刻于牌坊石柱与石碑上,与乔大壮有交情的沈尹默所撰对联与潘伯鹰所书《乔大壮先生传》也刻石立碑,供后人瞻仰欣赏。这是一个标志,乔大壮艺术事业不朽,因此也就能够重生。

2019年10月25日北京闲闲堂

闲闲堂联话

● 拙著《闲闲堂茶话》出版后二十年累计发行十万册,文化艺术出版社今年新版《闲闲堂茶话》还被中国茶行业媒体联盟评选为2019十大推荐阅读茶书,名列榜首。不少师友很喜欢这种谈天说地的文字风格,希望我能在茶话之外也写写别的话。年来得闲,收集阅读了对联方面的图书,就对联这个题目写了一系列专题文章,尚有一些读书札记、见闻感想等零星材料在各篇文章都没有用上,而我觉得颇有意思,于是连缀成篇,题为《闲闲堂联话》。

● 对联兼具文学性与书法性,对联的纯文本是最简短的文学体裁,对联书法又是书法为大众所接受的最主要形式。在招牌与匾额之外,对联是公众场合亮相最多的有文学性、思想性的文字美术作品。未有报刊之前,对联是带有公开发表性质的独立文体,户外的门联是对公众展示的,房前的楹联、室内的对联,是对家人与来访亲友展示的。

● 对联之为文体,亦诗亦文,非诗非文,可诗可文,可短可长,弹性强、张力大,因为对仗,讲究声律,便于记诵,便于口头传播。在一定程度上对联是最能体现汉字特点、发挥汉字优势的、最有中国特色的文学作品。

● 对联一直未进入严肃文学创作与文学理论领域,以往文人作家的著作集都不收集自己的对联,文学体裁论著也都不包括对联,虽然自清代梁章钜《楹联丛谈》以来涌现不少联话类图书,但都是谈资、掌故、资料汇编性质。

● 清末民初,社会乱象横生,对联成为批评揭露讽刺的利器。研究中国近现代历史,不可不认真收集针砭时事与权贵的对联——有些可能是中国有史以来最精彩的讽刺文学作品。

● 自明清至民国,对联在文学到书法两个方面都充分成熟繁荣起来,甚至可以说,继《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之后,对联是中国传统文体最后的果实。对联书法也是大字书法最主要的表现形式。文学史应当予对联一席之地,书法史更应予对联以突出位置。对联应当入选小学与中学语文教材,大学古典文学作品选也应当有对联作品。

● 明代罗贯中《三国志通俗演义》嘉靖年间的刻本还是每回章目只是一行标题,如第一回“祭天地桃园结义”,至清代曹雪芹《红楼梦》则每回章目都是一副对联。这反映了对联的发展与演化。

● 清代宫廷与皇家苑囿建筑到处都悬挂张贴对联,对对联的普及与推广有极强的上行下效作用。《红楼梦》第五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荣国府归省庆元宵》描写了清初富贵人家兴建私家园林中重视对联的情景,对撰写《中国对联史》来说是重要参考材料。

● 一百年前北方农村定县过年习俗:“贴春联,贴纸花,贴门神,贴灶王,贴天地神……”(李景汉《定县社会概况调查》第382页)现在农村过年只剩下贴春联还是普遍现象,纸花与门神偶或有之,尚有柴灶烧饭的家庭为数不多了,不知道还有无贴灶神的,天地神是什么现在人恐怕都搞不清楚了,我就连见也没见过。

● 对联用纸分为白素纸与印好格与装饰图案的。白纸更能充分显示字的书法表现细节,而笺纸则可适当遮丑。有格的对联看上来更美观,装饰性强,蜡笺花笺工艺要复杂,成本很高,退而求其次,过去南纸铺为书法家提供白纸打格服务。蜡笺花笺等加工过的纸张不如宣纸寿命长,以我所见,清中期的蜡笺对联就已老化严重,粉化破碎了。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
欢乐生肖官方网站 上海时时乐 北京pk10 鼎鑫彩票投注 快乐时时彩 安徽快3计划 亿信彩票开户 幸运时时彩 北京pk10 幸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