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到老年惟有辣 书如佳酒不宜甜 伊秉绶的对联_江阴网

幸运时时彩官网

诗到老年惟有辣 书如佳酒不宜甜 伊秉绶的对联

2019-11-11 13:59
来源: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 伊秉绶(1754-1815年),字祖似,号墨卿,晚号默庵,清代书法家,福建汀州府宁化县人,故人又称“伊汀州”。乾隆四十四年举人,乾隆五十四年进士,历任刑部主事,后擢员外郎。

隶书五言联 1807年作

隶书六言联

隶书七言联

隶书三言联 1798年作 志於道,时迺功。嘉庆三年六月九日长生古瓦斋,素人先生尊兄属,弟伊秉绶书。

隶书五言联 道出古人辙,心将静者论。勉基贤弟雅属,秉绶。

隶书四言联 1805年作

隶书五言联 1812年作

幸运时时彩官网隶书四言联 1812年作

隶书五言联 1814年作

行书五言联 1807年作

行书七言联 1815年作

行草五言联 1814年作

行草七言联

在书法界一提到伊秉绶就必然联系到隶书,一提到伊秉绶隶书,就必然联系到对联。

伊秉绶一生创作了大量对联,对联是其隶书最典型的代表样式。

清代书法以篆隶为成就最突出,伊秉绶是清代隶书复兴的主将。他在北京十几年,与阮元、桂馥等隶书名家交往切磋,在《题衡方碑阴同覃溪先生寄桂未谷太守》中有句“贱子窃摹之,百本临摹曾”,于汉碑多所研习,动辄临摹上百遍,可谓融会贯通而又开辟自己的道路。

清代书法家何绍基有诗评论伊秉绶书法:“丈人八分出二篆,使墨如漆楮如简。行草亦无唐后法,悬崖溜雨弛荒藓。不将俗书薄文清,觑破天真关道眼。” “使墨如漆楮如简”抓住了伊秉绶隶书与汉简风格神似的特征,行笔光、墨色亮,虽是纸上,却有竹简木板上的效果。用“悬崖溜雨弛荒藓”形容其行草,也非常贴切。

伊秉绶隶书横平竖直,直来直往,没有隶书惯见的燕尾波挑,结构方正外拓,字型占地面积宽大,极具展厅效果。在书画展览中,其他人的书法作品与伊秉绶的隶书挂在一起时,伊秉绶隶书总是特别醒目。这就是伊秉绶的特点,伊秉绶的隶书与其他人的隶书有明显区别,有伊隶之称。

上海博物馆展出过伊秉绶七言联“希文天下为己任,君寔每事对人言”,高近三米,在古代书画展览中恐怕没有比它更抢眼的了。安徽省博物馆藏伊秉绶七言联“万卷藏书宜子弟,十年种树长风烟”,也是高199厘米,这样少有的巨联伊秉绶写来轻松自然。

伊秉绶拜刘墉为师学书,又向翁方纲请教,翁刘都是学颜真卿的高手,伊秉绶从颜真卿楷书学习了很多东西,吸取了其精华,而又在作品中不露模仿痕迹,不像钱沣等人那样让人一眼就认出宗颜。清代人认为伊秉绶“隶书愈大愈见其佳,有高古博大气象。”字体越大越好,正是颜真卿楷书的优点所在。

伊秉绶隶书对联往往一反对联书写字体居中、每字上下左右留至少半字至一字空的惯例,发挥隶书横、撇、捺舒展的特点,四边四角撑满,笔划几乎都侵边,而且排列并非逐字均等,而是高矮有致错落不齐,东京国立博物馆藏七言联“三千余年上下古,一十七年文字奇”,就是一例,不齐之齐,更费经营,颇见匠心。

伊秉绶大部分对联大字是隶书,而题款则以行书,取法其老师刘墉而又去其浓墨而出以瘦劲,他的行草用笔尖锐,甚至有似硬笔书法,与其隶书的用笔圆厚形成反差,在结体上刻意求奇求异,欹侧潦草,与其隶书方正又形成鲜明对照。伊秉绶行书在清代即得到佳评,包世臣《艺舟双楫》“国朝书品”中,将伊秉绶行书列为逸品下,而对伊秉绶隶书不予置评。作为正途出身的伊秉绶,必然练就了一手馆阁体,他的行草在很大程度上是对馆阁体的背叛,有意拉大了距离。

沙孟海在《近三百年的书学》中有一段文字讲得很好:“伊秉绶是隶书正宗,康有为说他集分书之大成,很对。其实,他的作品无体不佳,落笔就和别人分出仙凡的境界。”

伊秉绶给儿子伊念曾写出自己的学书要诀为:“方正、奇肆、恣纵、更易、减省、虚实、肥瘦、毫端变化,出乎腕下,应和凝神造意,莫可忘拙。”这可以用来鉴赏理解伊秉绶的隶书。

伊秉绶是纪晓岚的门生弟子,在纪晓岚的诗集里,写给伊秉绶的诗很多,篇数可能仅次于写给乾隆皇帝的“御览诗”,就我翻检所见,计有《为伊墨卿员外题滦阳扈从图》两首、《题卢沟折柳图送伊墨卿出守惠州》、《为伊墨卿题黄瘿瓢画册十二首》十二首,此外还有《为墨卿题扇》、《墨卿摹郑夹漈像为题五绝句》五首、《为伊墨卿题刘文正公墨迹》。纪晓岚在伊秉绶出京赴惠州知府任时赠诗并有“与子相知十六年”句,他还频频为伊秉绶题画题扇,既有伊秉绶收藏的黄慎册页,也有为伊秉绶临摹画作题词。伊秉绶以一个晚辈而能得到当时皇上最赏识的文臣纪晓岚屡屡赐诗,足见师生情谊之深、关系之亲密。据其子伊念曾在《默盦集锦》跋语:“先严官京师时,王文端、纪文达两相国,常以进御文,命书小隶,上甚嘉许。”(转引自《清代隶书要论》第42页至43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03年版)纪晓岚献呈乾隆皇帝的诗文,常让伊墨卿用小隶书誊抄,而且颇得皇上称赞。

纪晓岚在八十岁时曾作一墨注铭:“工于蓄聚,不吝于挹注。富而如斯,于富乎何恶?”又记曰:“余以意造墨注,颇便挥染,为伊墨卿持去。”(《纪晓岚文集》第三册第495页,河北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记录了纪晓岚曾设计墨注,很工巧合用,被弟子伊秉绶要走了。以纪晓岚的官职、声望与年寿,伊秉绶能“持去”其所爱之物,这就是所谓忘年交了。

伊秉绶在广东惠州当官,近水楼台先得月,自然得到端砚佳品的机会很多,顺理成章也就会孝敬酷爱砚台的老师纪晓岚。纪晓岚所撰砚铭,就有不止一方原砚来自伊秉绶。纪晓岚八十岁时有砚铭记曰:“门人伊子墨卿嗜古好奇,守惠州日,适同官醵金开端谿,遂随砚工缒入四十余丈,篝火检佳石数片以出,此即其一也。”(同上书第499页)伊秉绶与同僚集资开发端砚,而且跟着砚工缒入四十余丈不畏艰险亲自入坑,这一细节幸亏被纪晓岚记下来,让我们得以对伊秉绶的兴趣与性情有了更生动的认识。

伊秉绶还讲究吃喝,是方便面最早的发明人。他家所制之面被称为“伊面”,全称“伊府面”,伊府者,伊秉绶知府也。伊秉绶发明的伊面造福后人,民至于今受其赐。

伊秉绶为乾隆五十四年进士,授刑部主事,迁员外郎,嘉庆三年出任惠州知府,后任扬州知府,后署河库道、盐运史,一生主要政绩是在惠州、扬州当地方官,问民疾苦,勇于任事,行法不避豪右。他是少有的极得民心的地方官,在惠州时因为镇压盗匪与提督发生冲突,被免职论戍,正值新任总督倭什布到惠州,“士民数千人诉伊秉绶冤,上闻,特免其罪,捐复原官”(《清史稿》卷第四百七十八)。他因为父亲去世丁忧回乡八年,嘉庆二十年由福建北上,途经扬州染疾亡故,“殁后(扬州)士民怀思不衰,以之配食宋欧阳修、苏轼及清王士祯,称四贤祠”(同上书)。生有治所士民为之申冤,死有治所士民为之立祠,有为清官莫过此矣。虽然伊秉绶如今主要以其书法特别是隶书为世人所知,但是在《清史稿》中他只厕身于“循吏传”而没有置身于“文苑传”,通篇无一字言及其书法。在正统的修史官眼里,循吏要比文人书法家分量重得多。

正史中没有书法绘画多少位置,伊秉绶在正史中只是数以百计司局地州级循吏之一,但是在中国书法史上,伊秉绶却是清代隶书第一人。伊秉绶的隶书风格被后世不少书法家所继承效法,如赖少其、黄苗子就都是当代学伊秉绶隶书的佼佼者。

伊秉绶用行书写过一副对联“诗到老年惟有辣,书如佳酒不宜甜”,正可以用来评价其对联书法。伊秉绶的对联老辣不甜俗,卓然自立,一望而知其为人正派刚直。

2019年10月1日北京闲闲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
北京11选5开奖 湖南快乐十分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 安徽快3走势 幸运时时彩 北京pk10 大资本彩票官网 大资本登录 大资本平台 极速3D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