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世独立 御风而行 徐悲鸿的对联_江阴网

幸运时时彩官网

遗世独立 御风而行 徐悲鸿的对联

2019-08-13 15:35
来源: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徐悲鸿故居——北京东受禄街十六号

徐悲鸿的对联中最著名的可能就是挂在他画室的那副书鲁迅诗句联“横眉冷对千夫指 俯首甘为孺子牛”,各种关于徐悲鸿的出版物经常会刊印这副对联的实景照片。

2009年5月,云南省博物馆举办了“徐悲鸿——留在云贵高原的艺术足迹展”。当时我还在云南挂职,从工作单位到云南省博物馆步行只需几分钟,记得去看了不止一次。印象很深的倒不是展品的画作,而是书法作品,有一副对联“英雄造时势 微言开太平”骨力开张,看上去就有康有为的风格。还有一本册页是徐悲鸿临写的金文、篆书、隶书以及行草书碑帖,显示出他对书法下过不少功夫,我注意到其中没有楷书。徐悲鸿的对联主要是行书,偶尔有金文或篆书,其他书体特别是楷书的对联我没见过。

徐悲鸿主要作为画家为世人所知,他的书法结集出版不多,就我所见主要有三种:一是文物出版社1997年出版的徐悲鸿纪念馆编《中国名家书法·徐悲鸿法书集》,16开平装本。二是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17年出版的《历代书法大家系列:徐悲鸿翰墨聚珍》,此书是散页装帧,设计新颖,尺幅较大。三是荣宝斋出版社2018年出版的《中国书法全集-齐白石、徐悲鸿、潘天寿、张大千》卷,这一集的四位书法家主要是画家。

徐悲鸿自小接受传统书画训练,书法是基本功。1915年,他二十岁时只身到上海求学,后来在爱俪园公开征集仓颉画像时,其作品入选,被哈同创办的仓圣明智大学聘任为美术指导。这样就有机会结识同在仓圣明智大学讲学的康有为、沈曾植等名流,进而成为康有为的学生,“甚至于后来住进了康有为在新闸路十六号辛家花园的住宅”。(杨先让著《徐悲鸿》第13至14页 文化艺术出版社2002年版)徐悲鸿是康有为名符其实的入室弟子,完全服膺康有为崇尚北碑的书法主张,所写书法作品也追求雄强粗犷、浑朴内美的风格。可以说,康有为书风最直接的继承者中,萧娴与徐悲鸿可为突出代表。

水赉佑认为:“徐悲鸿先生的书法,主要取法于北碑,但在结体上受《朱岱林墓志》影响较大。”(《徐悲鸿诞辰一百周年纪念文集》第111页《谈谈徐悲鸿先生的书法艺术》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里将此墓志列为“逸品上”,说:“《朱君山》如白云出岫,舒卷窈窕。”徐悲鸿在书法上继承康有为衣钵,也推崇此碑。水赉佑在同一文章中说徐悲鸿1943年集李义山(商隐)康南海(有为)对联是其草书代表作,虽说字字分离,实则笔笔相连,似断而非断。

徐悲鸿的学生、追随者以及艺术崇拜者,对其书法予以极高评价,最典型的如:“……他所书写的《八十七神仙卷》跋。这是中国现代书法史上的一件杰出作品,可以与古代王羲之《兰亭序》、颜真卿《祭侄文稿》相辉映。”(杨辛《对悲鸿师书法的美学探索》 见《美的呼唤——纪念徐悲鸿诞辰100周年》第266页 中国和平出版社1995年版)显然这是无以复加的评价,徐悲鸿的书法艺术成就是否可与王羲之、颜真卿相提并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徐悲鸿的书法造诣较一般的画家要高得多,这应当是没有疑问的。如果放在中国书法史的坐标系里来看,我觉得可能徐悲鸿的书法成就还是属于康有为阵营,总体而言未出康有为的体系。

徐悲鸿用心收集前人的对联书法。1935年,他在给谢稚柳的哥哥谢玉岑的信中写道:“(郑曼青)昔为亚尘得名山老人书联,真是杰作。弟亦有数联,亦甚佳,但损其精。兄暇中请为留意!弟可照润。最精者请书上款。十联八联,或大或小,不嫌其多,惟愿得精品耳。”(《徐悲鸿书信集》第121页 大象出版社2010年版)

徐悲鸿不满足于藏有钱名山的数副对联,还请朋友再代求十联八联,并表示不嫌其多,这是何等喜欢钱名山的对联。他没有提钱名山其他形制的书法作品,说明他对钱名山对联情有独钟。这也反映了1935年时徐悲鸿收入丰厚,足以支付他收藏同时代书法家作品的花费。

民国时期办葬事,挽联是必不可少的,文人学者一般都会撰书挽联作品。追悼会葬礼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书法与文学作品展览的功能,挽联中的佳作往往流传于世,是对去世者最好的纪念。倪星垣为清末举人,就格外嗜好收集挽联,其《联语粹编》全八卷就有六卷内容是挽联。徐悲鸿也撰有挽联,如他1942年为家乡宜兴书法篆刻家潘稚亮撰挽联“三山求学怀先觉 一代宗师悲故人”。潘稚亮工书,于篆书宗绎山、隶法华山、真行学麓山。徐悲鸿的这副联语,用十四字概括了潘稚亮书法篆刻的师承与成就。

徐悲鸿是画家,给朋友与社会各界人士的应酬画当然不会少,不过有时时间和精力无法支撑作画,他便改为赠对联,如1946年他赠李流丹“白马秋风塞上 杏花春雨江南”,并说等病好后再画一幅相赠。(据《徐悲鸿艺术文集》第773页 宁夏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抗战时期他在昆明也给裱画师傅张宝善一副对联“新柳迎风舞 山茶冒雨开”。顺便说一句,张宝善的后人在昆明至今经营着宝翰轩,在全国也是数得着的老字号,我在云南工作期间常去裱画。《徐邦达 我在故宫鉴书画》在昆明东方书店举办读者分享活动时,张家姐妹都出席了。

黄养辉是徐悲鸿的学生,执弟子礼极诚挚,在琉璃厂买到文徵明诗轴,听徐悲鸿建议裁为四副对联,师生各得其半。他还在琉璃厂买到乾隆年间五尺净皮宣纸,拿着请徐悲鸿书联,徐悲鸿说写对联何必用乾隆旧纸,太好的纸,下笔反而顾忌多,思想上受局限。话虽这么说,徐悲鸿还是挥毫写了两副对联,文曰“遗世独立 御风而行”,一副可能不满意所以未署名,不过黄养辉珍惜老师墨宝,一并收藏起来。上联出自苏轼《前赤壁赋》 “飘飘乎如遗世独立”,下联出自庄子《逍遥游》“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都为熟典,但集成对联之后就有了新意。这副对联颇有徐悲鸿夫子自道的意味。

抗战时期,徐悲鸿到南洋,给受帮助最多、视为恩人的黄曼士书赠了不少对联。其中有“深谋远虑 济众博施”,还有“直上中天摘星斗 欲倾东海洗乾坤”,并在跋语中说明下联为东坡句,因为腹俭故以鄙句对之。观其词意,豪迈壮阔,浑若天成。

与绘画相对,对联能够更直接表达思想主张,寄情言志,在特殊时期可用于激励宣传。篇首所引“英雄造时势 微言开太平”一联就书于1938年,是赠杨德纯的作品,字里行间充满了期望。1937年他曾书联“雷霆走精锐 行止关兴衰”赠白崇禧,对这位桂系军阀大佬推重揄扬,言辞热忱而不失贴切。徐悲鸿类似的撰写题赠政界、军界重量级人物的对联应当还有很多存世。

2019年7月21日北京闲闲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
北京赛车PK10计划 东方彩票 澳洲幸运10是哪个国家的 天津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 大资本彩票网 大资本彩票 爱投彩票 幸运时时彩平台 上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