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襄藏书琐谈_江阴网

幸运时时彩官网

王世襄藏书琐谈

2019-07-30 10:31
来源: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王世襄部分藏书书目展示

王世襄部分藏书书目展示

《收藏这么玩:王世襄说王世襄》 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 曹鹏著

王世襄藏宋·李诫编修《李明仲营造法式》(局部)

王世襄藏书图片

王世襄藏旧抄本《竢翁寓意编》

王世襄藏《神州国光集》

王世襄藏书展示

王世襄生前自用的4000册图书,连书带柜整体上拍。

王世襄书柜

王世襄书柜

王世襄书柜

王世襄先生生前并不以藏书家知名,但是近些年他的藏书因为进入了拍卖市场而一再成为藏书界的焦点话题。

中国嘉德2013秋季拍卖会“锦灰集珍——王世襄先生旧藏”专场拍卖除了其举世闻名的家具、铜炉、葫芦、鸽哨等杂项之外,还有380余部古籍善本,这批藏书既有明版书,也有清版书,还有很多清代、民国的精抄本,如清代迮朗撰《绘事琐言》抄本、稿本以及王世襄自己的抄书,如王世襄先生在“营造学社”时期的亲笔手抄《营造学社图书馆藏书目录》。王世襄手抄的《已抄诸书》书目, 记载着经王世襄所抄的书大概有600部之多。这些书主要集中在美术文献领域。拍品中宋代李诫编修《李明仲营造法式》以89.7万元成交,位列首位。旧抄本《竢翁寓意编》等拍出48.3万元成交价;旧抄本方若《药雨谈画》拍出46万元成交价。450余项藏品最终成交额逾5500万元。

这一专场拍卖引起收藏界与藏书界关注。

张维祥先生就此事对我进行了采访,2013年11月25日《藏书报》发表了长文评介王世襄藏书拍卖,不妨在此节录一下相关段落:

“著名美术评论家、《中国书画》的创办人、《收藏这么玩——王世襄说王世襄》的作者曹鹏与王世襄有着非同寻常的交往。曹鹏认为,嘉德拍卖的这批王世襄藏书,与传统拍卖场上上拍的古籍善本有着非常大的不同。其中的大多数是与书画相关的。‘我查看了嘉德的拍卖图录,王世襄的这部分藏书大多数是明清的画史画论、还有一部分是碑帖,另外有一部分诗词集,而这一部分诗词集中占突出比例的则是明清书画家的诗词集。’例如营造方面的书籍资料,曹鹏认为也该属于美术大类,在某种意义上可以划为工艺美术类。曹鹏同时认为,嘉德公司的拍前宣传,关于这批藏书属于美术文献的特点,还不够突出。如果宣传到位,应当还会引起更多的美术爱好者关注,拍场参与群体会增大许多。”

“曹鹏同时推断,王世襄的这批藏书应该是他从燕京大学毕业前后(抗战期间)收集而来。为了写《中国画论研究》这篇毕业论文,王世襄曾批量收集美术文献。大学毕业后,王世襄继续研究扩充,《中国画论研究》终于成稿。但直到2002年,先生才交给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付梓影印出版。王世襄也曾撰文表示,家中的藏书,为他写这部书提供了巨大的帮助。”

“除此之外,曹鹏还发现了这些拍品的另一个特点:‘这批藏书制作方式是多样的,传统的古籍善本拍卖,除去木刻本还有各类活字本、铅印本、石印本等,而王世襄的这部分藏书,涵盖了我们能想到的所有的制作方式。从木刻印刷到现代印刷,还有手抄、油印、晒蓝(利用阳光进行化学物理方法的复制),形制完备。’这些反映了王世襄先生收集资料十分下工夫,眼力也不同寻常。”

“曹鹏还认为,将王世襄称之为‘藏书家’其实有所不妥。先生的这部分藏书是名副其实的‘名家藏书’。据曹鹏介绍,王世襄的藏书大多数是美术文献,他本人并不十分关心其他门类的古籍版本。从这个层面讲,不宜定位于藏书家。在民国时期相当长一段时间,家境殷实的王世襄完全有条件收藏宋元版本,只是他并没有热衷于此。由此可见,他的藏书只是为了研究利用,而不是为了猎艳赏奇,搜罗版本。这与传统藏书家的目的有所不同。另外,同一时期的黄宾虹、余绍宋、黄苗子等有关美术文献的藏书量要比王世襄大得多,而这三人并没有因此被称为‘藏书家’。在曹鹏看来,藏书家的收藏,要比王世襄广博许多,通常是重视版本,并不以钻研内容为第一要务。”

文中记录的我的这些话,六年之后重读,觉得并没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惟所举例子说黄苗子比王世襄藏书多似乎证据不足,不过黄苗子藏书整体捐给了香港的大学,应当能够查对美术文献藏书量的。

薛永年先生前不久对我说,他在中央美术学院读书时因为参与整理张珩的《怎样做书画鉴定》文稿,到过王世襄先生在芳嘉园的家,后来毕业分配到吉林省博物馆工作,回北京也去过王世襄在芳嘉园的家,王世襄对他搞美术史论研究很支持,表示自己家的美术史论书很多,可以借给他看。

就我多次到访所见,在北京芳草地王世襄家的客厅书柜里,摆的基本上是当代出版物,也就是王世襄工作使用或参考的图书资料,房间里到处都摆着书,可谓满坑满谷。王世襄太太袁荃猷晚年这样描写:“家里更是乱得没法收拾,书刊到处乱堆,报纸泛滥成灾。”(《游刃集 荃猷刻纸》第65页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2年)

给我留下印象的王世襄用包装纸箱子盛放文稿与资料,非常简陋,但是实用。他晚年的研究与写作似乎与古代美术文献关系不大,也没见他客厅里有什么线装书,他的古籍善本与藏品都在另外的密室保存着。

王世襄有一段话很有名:“我对任何身外之物都抱‘由我得之,由我遣之’的态度。只要从它获得了知识和欣赏的乐趣,就很满足了。遣送得所,问心无愧,便是圆满的结局。想永久保存,连皇帝都办不到,妄想者岂非大傻瓜。”

这句“由我得之,由我遣之”是套用古人的成句,只是用“遣”字代替了原字,我忘了是在哪本古书里看到过原文,用搜索引擎在网上检索,结果全部是王世襄的这句名言,可能很多人会以为这是他的原创。后来我查到是《梁书·邵陵王纶传》:“高祖(萧衍)叹曰:‘自我得之,自我失之,亦复何恨。’” 鲁迅在《谈皇帝》一文中引用过,不算是僻典。萧衍说的是自己打下了江山又丢掉了江山,得失相抵不必遗憾,意思其实还是无限怀恨,只是无可奈何自我安慰而已。王世襄借用过来说自己收藏的东西自己处置,超然达观,不为物累。

2003年袁荃猷病故后,王世襄先生将夫妻收藏的古琴、铜炉、佛像、家具、竹木雕刻、匏器等143件文物拍卖,成交额达6300余万元人民币。其中王世襄旧藏唐代“大圣遗音”伏羲式琴,以891万元的成交价创下当时古琴拍卖世界纪录。

不过,王世襄在世时并没有把藏书付拍。

2013年的王世襄藏书专场拍卖中成交的拍品,后来陆续有转场重新上拍的,而且溢价幅度极高,说明市场对王世襄概念的藏品追捧的热情之高,导致出现短线投机性市场行为。

可能是受到市场的热情鼓励,王世襄生前使用或拥有的、作为图书的收藏价值几乎够不到上拍标准的当代出版物,也走进了拍卖市场。

王世襄袁荃猷藏书(十柜)2019年6月3日在中国嘉德举行拍卖,估价20~30万元。这一消息成为古籍善本藏书界与收藏界热点。这十柜4000册藏书,在拍卖中以270万元落槌,含佣金310.5万元成交。这在现当代图书市场中是奇迹般的天价,相当于每本书平均700多元。最后举牌买下这批藏书的是广东一家红木家具企业。

专营古旧书的布衣书局老板胡同兄在嘉德拍卖王世襄旧藏十柜4000册图书时,带了50万元现金到了现场,结果只举了两次牌,就超出了他的预算,只能作壁上观。他作为古旧书店的经营者,当然资金实力无法与红木家具老板抗衡。不过,话又说回来,胡同兄是在商言商,收购王世襄藏书应当是看准了有升值空间,将本求利,一旦成本超过预算与支付能力,就只得撒手。而红木企业竞拍王世襄藏书显然不是为了转手销售,志在必得,拼的是资金实力。可以说,王世襄在红木家具界神明一样的号召力,使得他的藏书吸引来了古籍善本收藏者之外的资金入场。这样的资金并不了解古籍善本行情,也不熟悉藏书市场规则,但是每战必胜。

我每次到王世襄府上,老先生都是在客厅接待。与窗户垂直靠墙挨着卧室门的书架,摆在最顶上一格有一套英文的大部头多卷本《A Dictionary of Arts》,给我留下很深印象。好像我还向王世襄请教过,记不清回答是他在香港时别人赠他的,还是这套书是香港出版的。按常理香港似乎不大可能编辑印刷出版这样大规模的一部专科词典。

上世纪八十年代外文书店内部发行过一套GROVE'S DICTIONARY OF MUSIC AND MUSICIANS,十六开精装二十卷,煌煌巨册,我曾在潘家园淘到过一套光华影印版。但是没在旧书市场见到过王世襄家的这套多卷本《A Dictionary of Arts》。

我向胡同问起这套《A Dictionary of Arts》在不在拍卖的十架书之中,他回答说没有留意。

2019年7月20日北京闲闲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
500万彩票 北京pk10 亿信彩票app 北京赛车pk10玩法 北京赛车 安徽快3走势 北京两步彩 北京赛车 亿信彩票导航 乐盈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