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山的对联_江阴网

幸运时时彩官网

秀山的对联

2019-06-25 17:14
来源: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幸运时时彩官网匾山联海 周艳芬主编 中国广播影视出版社 2018年5月第1版

寄亭王文治书碑

寄亭王文治书碑

朱阳书联

钟开元书联

王文治书联

苏忠廷书联

王文韶联

李良年书联

秀山第一长联

赵城书联

姚载典书联

阚祯兆书联


我不止一次向想去云南玩玩的外地朋友推荐通海的秀山,得到的反应是: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地方?秀山好在哪儿?我回答:秀山景观美,秀山有文气。秀山的古建筑多,明清的对联匾额多。在明朝时,秀山与昆明的金马山、碧鸡山,大理的苍山共称云南四大名山。

云南是旅游大省,有很多名气极大的景点。对外省人来说,玉溪市的景点基本上都排不上号,不为外人所知(倒是昆明人特别喜欢到抚仙湖玩),通海的秀山落得个清静,主要是本地人在此留连。

秀山位于通海古城的南隅,步行街的尽头就是公园大门。以北京来比喻,在格局上,就像是由王府井北口直接进入香山公园。从熙熙攘攘的闹市一步踏进幽静的原生态森林,逛完了店铺再到沿山而建的亭台楼阁转转,那种对比鲜明的感觉,是我在其他地方没有过的。秀山的文气与野趣结合得很好,古建筑点缀在山间,森林覆盖率为94.2%。游客足迹所至都是古意盎然的园林景观,寺庙院里有宋柏、元杉,明玉兰“三绝”,而倚山放眼望去则是植被丰富的莽莽山谷森林。

秀山并不高,垂直高度才200米,可是占地挺大,公园辖区面积7.6平方公里,游览面积155万平方米,对比一下,香山公园面积160万平方米,颐和园面积293万平方米。北京的常住人口与外来人口加起来得近三千万之谱,通海全县常住人口才三十万人,可以想象如此少的人口拥有如此大的一处名胜,真正的低密度是多么的奢侈。难怪自古达官贵人、文人墨客都喜欢在此盘桓。

秀山有宋、元、明、清以来兴建的七大古建筑群,儒、释、道齐全,高低错落,散布着历代名人墨客题写的匾联、碑刻共250余块,有“联山匾海”之称。当地还以《联山匾海》为书名出版了画册,再版了三次。对联类图书各地编辑出版过不少品种,如颐和园、北海、避暑山庄等都有各自的对联集,不过,这三处都是皇家园林,地位摆在那里,以一个县的公园为题材出版精装彩色印刷对联集的,就我所见仅通海秀山这一处。

秀山对联的作者最早的可能是明代天启年间姚载典,通海人,曾任北直隶保定府知府,后授工部员外郎,他的对联是:

云嶂禅林静

海天法界宽

此联悬于涌金寺大门,非常醒目,不过木质楹联如果不是原物而是复刻的,则很难断定来路与年份。

在秀山留下墨宝的前贤中,单论书法,名气最大的可能当数梦楼王文治。乾隆35年王文治考取进士时是仅次于状元与榜眼的探花,当年就名满天下,其书风宗二王而法米、董,善用淡墨,与喜用浓墨的刘墉被书坛并称为“浓墨宰相、淡墨探花”。在海月楼的前檐柱上悬挂着王文治的楹联:

醉眠石阁听风树

步入松云扫磵花

由于是翻刻到木板上,用墨浓淡无从显示,不过,其风神确实是梦楼所独具的。

杨慎杨升庵是明代的状元,名望比王文治大,秀山只有其行书诗匾《自通海之澂江赠缪碌溪》。另一位书法名家钱沣与王文治同属乾隆年间的进士高官,秀山也只有其行书诗匾《雨宿通海》。这两块诗匾与另几位明清名家的诗匾,从格式到字迹,都很一致,是根据亲笔复制,还是后人托名的,我未考证。可信的事实是杨慎、钱沣都到过通海。云南省在科举时代唯一一位状元,也即经济特科第一名袁嘉谷,在云南极受推崇,昆明等地的名胜多有其题字,不知何故在秀山见不到袁嘉谷的字。

秀山除了对联,还有王文治一块诗碑、两组石匾。诗碑是一首五律:

省识身如寄,空亭聊可居。

官衙原传舍,天地本蘧庐。

竹气拂云冷,林烟倒海虚。

未须投绂去,已自狎樵渔。

《王文治集》前些年已经有人整理出版,一时不在手头,不晓得是否收录了此诗。从诗本身的内容看,王文治在临安的心态还是亦官亦隐,不是热心宦海的官迷。

两组石匾分别是四块正方形青石,一组文字是“海天春晓”,原镶嵌在北城墙上,另一组文字是“朝来爽气”,原镶嵌在北城墙上,城墙拆掉后移到了秀山。落款是“郡守丹徒王文治”,王文治在临安府也即今建水任知府也即郡守,通海是其属下的一个县。在秀山能看到王文治四件作品,说明王文治与秀山有缘,肯定不止一次登临游览。我去过几次王文治的衙门所在地建水,只在学政考棚的一个侧院见过一块王文治题写的“藏稀堂”匾,按情理推想,建水应当有更多的王文治墨宝才对。

据说挹秀亭有何绍基楹联:

同人有怀常集此

一日无事常欣然

三才亭也有何绍基对联:

看鹤松阴赏高洁

疏泉石罅得清甘

这两副对联我没特别留意,何绍基官至四川学政,我不知道他与云南特别是通海有没有什么关系,如果何绍基到通海,可能也是在四川学政任上出差到昆明或临安公干?录以备考。

通海历史上出过几十位进士,这些通海籍的官员衣锦还乡,在秀山留下了不少楹联。明清时期云南省以及临安府、通海县的主要官员来自全国各地,他们基本上都是进士或举人,属于知识精英,顺理成章会在任所的名胜风景区题写联匾。

乾隆年间进士、云南峨山人周於礼官至光禄寺少卿,有一副集杜甫诗句联:

静者心多妙

超然思不群

杜诗原句“飘然思不群”,周於礼改了一字,或许是凭记忆信手书之。古人写前人诗文的书法作品每与原文有出入,都是没有对着书本照抄的缘故,不一致也不是差错。今之所谓书法家往往照着抄前人诗文都会抄错,原因是所据版本并非繁体字,文字水平不够,想当然地由简化字转换成繁体字,就笑话百出了。

光绪年间进士通海县城人赵传鎏有一副对联:

斯文托咏在山水

此地感怀无古今

上联自己标明是集王羲之《兰亭序》帖字,也许是翻刻失真,临王的水准似乎并不高。赵传鎏当过刑部主事,任过湖北南漳知县,作为通海县城人,有地利之便,因此在秀山留下的匾联颇多。

康熙年间的通海名阚祯兆与康熙年间云南按察史许弘勋是在秀山留下对联最多的两位古人。

许弘勋曾三次到通海力劝阚祯兆出山,传说退思轩的对联:

地以文章争气势

天于樵牧混英雄

就是许弘勋题赠阚祯兆的,阚祯兆由此入云南巡抚王继文幕。清凉台武侯祠有阚祯兆的对联:

松翠时相引

梨红不肯凋

草字洒脱不羁,让人看了可以想见其闲云野鹤的名士风度。

乾隆年间进士曾任通海知县的朱阳在秀山写了不少匾联,他在通海城南门所书“礼乐名邦”四个大字石刻保留至今,是通海人引以为荣的文物。他在涌金寺留下一副对联:

谁云学士无坐处

如获小山于梦中

用典古雅,以淮南小山隐喻通海小城的文人,表达了知县对本县文化的重视。在秀山的对联中,可以看出康乾盛世的官员与光宣末世的官员,精气神有天壤之别。

清光绪时的云南按察使陈灿题在清凉台写的对联是:

高台一片清凉 我辈素苦热中 也借这萝月松风 解诸烦恼

前途许多障碍 此地别开生面 忽觉得天空水阔 放大光明

即景生情,虽是借佛家话头,实则道的是大清帝国倒计时的时代环境中地方高官的迷茫困惑,以及自我麻醉逃避现实的真实心态。

即使是在同一时代,级别不同说话的风格也就大不一样。同是光绪年间,云贵总督王文韶游秀山清凉台留下了对联:

置身在清凉世界

放眼有富庶规模

角度就很正,着眼点是形势一片大好,语气文风符合掌两省大权的封疆大吏总督大人的身份。

秀山第一长联是清末临安知府李世楷所撰并书的:

通海可通,凿江川、导晋宁,达滇省,兼与各处通。重岩峻岭中,商货往来,帆樯上下,洵快事哉。奢愿要须偿,吾将借祖龙鞭,施巨灵臂;

秀山本秀,建古刹,筑凉台,辟公园,独有全城秀。曲槛回栏外,水天一色,烟火万家,真画境也。会心原不远,君试读岳阳记,披豳风图。

一望而知此联是受昆明大观楼长联的影响而作,不过,与文人孙髯翁不同,李世楷是一方主政的父母官,更务实,这副长联上联是他绘制的地方建设蓝图,在联上他题字记下了宣统元年(1909年)十月由昆明返到通海,与地方缙绅商议铺设铁路,凿通杞麓湖、星云湖,再将星云湖、抚仙湖与滇池连接通航。按今天的标准来这也是浩大工程,难怪他自称“奢愿”,是清末洋务运动影响所及的回光返照。遗憾的是没两年大清就亡了,李世楷不知所终,只留下这副长联供后人感慨。

2019年5月17日北京闲闲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
亿信彩票导航网 五分时时彩 大发时时彩 幸运时时彩 幸运时时彩平台 幸运时时彩平台 大发时时彩 500万彩票网 亿信彩票开奖记录数据分析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