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递宏村的对联_江阴网

幸运时时彩官网

西递宏村的对联

2019-04-22 15:31
来源:江阴日报 作者:曹 鹏字号T|T转发打印

西递、宏村的对联很有名。

己亥初春到皖南踏青,我在西递古镇住了几天,走访了黟县的西递、宏村、碧山、叶村等村落。这一带过去交通不便,经济发展相对落后,保留了相当多的明清古建筑,典型的徽派民居比比皆是。徽州传统民居特点为“三厅两过厢”,传统风格的老房子里廊柱数量多,最起码的一进式“三厅两过厢”也有将近二十根廊柱,客观上为悬挂楹联提供了条件。

画家刘源教授扎根黟县写生已经有三十年,对西递、宏村了如指掌。他告诉我西递老房子的厅堂里都有传下来的对联,每到过年家家户户大门上都贴手写的春联。他说:“你对楹联感兴趣,黟县文物局局长倪国强出版过一本黟县对联选,回头我请他送你一本。”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至今公开出版的徽州楹联的专著已经超过二十余种,倪国强主编的《黟县民间古楹联集粹》即为其中之一。

西递有一个雅号是“桃花源里人家”,至今还保存下来三百多座明清古建筑,老街格局相当完整,三条溪水穿村而过,小桥流水人家,处处可作画本。刘源教授每年带学生来写生,趁学生还没到达,陪我走了黟县不少地方。在西递走街串巷时,他随口就能讲出每所房屋的历史与现状、房主是谁、有什么故事。沿途不断有村民叫他刘老师,问他何时来的,可见熟悉程度。有这样一位向导,让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深度游。

西递有九十九条街巷,就我亲眼所见,确实是每个院门墙上都贴有红纸春联,除极个别例外,都是手写的,虽然字和词的水平未必多高,但也已很难得。我进门入户参观了几十户古民居与祠堂,只要老屋没改变建筑格局,在正冲天井院子的中堂壁间,都悬挂着至少一副对联,不过,纸本绢本的极少,基本上都是木质的,也有竹编、漆雕等工艺。

皖南素以木雕、石雕、砖雕闻名,民居装饰风格雕梁画栋,门窗家具处处可见木雕,用木板翻刻对联也是木雕的一种形式。纸本绢本对联方便携带,在乡村环境里不容易保存下来,所以即使是富贵大户人家有过名家书写的对联墨宝,历经时代变迁,要么就不知流落去了什么地方,要么早就破损毁坏掉了。木质对联尺寸都偏大,不便移动,与纸本绢本对联相比市场价值要低得多,而质地又耐久,在厅堂里长年挂着,成为老屋的一个组成部分。见到厅堂里的对联,我都尽可能地拍了照片,不过,毕竟所参观的古建筑数量有限,而且在古建筑里光线与角度并不都适合拍照,有的照片效果并不好。

后来我到宏村见到了倪国强先生,喝猴魁茶,观赏他收藏的文物,聊得颇为愉快,待到我们告辞要出门时,刘老师也没有提对联选的事,我便问倪先生是不是出版了一本黟县对联,刘老师笑着说抱歉忘了这回事了,倪先生回房间取出《黟县民间古楹联集粹》签字赠我一册。

此书选收了115副黟县的古楹联实物照片,彩色印刷,附有对联释文与介绍说明。我对比了自己拍摄的照片,发现与书里收的对联重合度连十分之一都不到,推算起来,黟县民间古楹联存世数量应当很可观,更重要的是,它们绝大多数不是博物馆的藏品,而是在居民们正常生活使用的房屋里陈设的原物,可以说,是古风尚存原生态的楹联。也许我孤陋寡闻,如今能收集整理出版这样一本古楹联选的县份,恐怕全国也没几个吧?

西递与宏村是黟县的核心景区,也是古楹联保存最多的地方,《黟县民间古楹联集粹》的内容也是以西递、宏村的对联为主。西递宏村对联很多,主题包括劝善、劝学、治家、处世、修身、养性等各个方面,浓缩了中国传统的价值观,有一些至今堪为座右铭,如:

交友应学人长

处世当克己短

谦卦六爻皆吉

恕字终身可行

少言不生闲气

静修可以永年

快乐每从辛苦得

便宜多自吃亏来

非因报应方为善

岂为功名始读书

二字箴言惟勤惟俭

两条正路曰耕曰读

世事让三分天宽地阔

心田存一点子种孙耕

传家无别法非耕即读

裕后有良图惟俭与勤

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

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

读书好营商好效好便好

创业难守成难知难不难

莫对失意人而谈得意事

从来有名士不取无名钱

惜食惜衣非为惜财缘惜福

求名求利但为求己莫求人

幸运时时彩官网气忌躁,言忌浮,才忌露,学忌满

胆欲大,心欲细,智欲圆,行欲方

大概并非偶然巧合,上述格言性质的对联大都无署名,既无撰联者姓名,也无书写者姓名,应当是当年工匠抄词刻制的。这些联语有点像是谚语,很久以来各地人们口耳相传,并不归在哪一个作者名下。某些名联有人考证源出于何人手笔,但往往缺少过硬的依据,某人写过某联,只要未在题跋里说明是自己撰联,是不能判定著作权归属的。这些对联用精练生动的语言,凝聚着前人总结出为人处世的智慧,概括了人生经验与道德准则,长年悬挂在家里,让家人能够天天耳濡目染,让子弟从小受到熏陶,不用刻意学习便能倒背如流,看家里挂的一副副对联就能懂得并牢记很多重要的规矩与道理,年长日久,民风淳厚,文风渐盛。

木质对联也有一些有署名,凡是有名款的对联,一般就都比较个性化。从内容上看,黟县的对联反映文人风雅趣味的作品并不多。我偶有所见,如:

砚北聊娱隐

墙东岂避人

砚北者,面南临窗而执笔,墙东避世是隐士不仕的典故,此联字面平白而用典雅致,是隐居文人自况之作。

名心淡去如黄菊

诗思清来似白鸥

这副对联也是隐士写照。

还有几副名联署名是董其昌、刘墉、郑燮、俞樾等大名头,可能在各地都有翻刻版本。如:

雪窗快展时晴帖

山馆闲临欲雨图董其昌

语句空灵,不接地气,正是董其昌诗的特点。此联作工精美,竹编细格铺底,不过很可能是托名集字刻成的。

书帷朗引星辰丽

墨沼深融雨露多刘墉

刘墉的字本来就浓墨丰腴,有人讥笑为墨猪,翻刻在木板上刷上金漆,就更眉目不清了。

以八千岁为春

之九万里而南  郑燮

集庄子《逍遥游》句,境界阔大。此联书法风格是典型的郑板桥体,想来必有所本。

欲除烦恼须无我

历尽艰难好作人俞樾

还有一些名家款对联,一望而知就不靠谱,如康有为名下的就是例子。

各种对联典籍中,反映文人风雅趣味的作品往往占很大比例,这是因为文人书斋联文学水平高,传播面广,生命力强,后人编辑出版对联集时入选的几率很大。实际上文人书斋联的相对数量是很少的。在社会生活中,即使是明清时期的徽州,文人学者在居民中也只是极少数。事实上,我所参观的西递、宏村古民居,有的祖上还是高官,就没见过哪家有书房。富贵人家的豪宅虽然挂满了对联,但格调情致文采都与文人雅士不搭界。所以,在西递、宏村,虽然家家户户有对联,但是有韵味、个性鲜明的文人书斋联并不多。

西递宏村的对联,按署名作者时代推定,时间下限大致是清末,偶尔有民国时期的,二十世纪人物的对联遗存极少。这并非是越古老的对联保存下来越多,而可能是民国以后的名人文人书法,受时局形势动荡多变影响,容易招惹是非,所以湮灭殆尽。西递一位老者对我说,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老房子临街的砖雕一阵风全被砸光了,谁家也躲不过。我留心看街上的房子,确实是这样。当年图案性质的砖雕都如此下场,文字为主的对联处境就可想而知了,能保存下来的对联都是劫后遗物。不了解历史背景,可能就理解不了这种不正常的文化现象。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
亿信彩票手机app下载 小米彩票开户 吉林快3 500彩票网 小米彩票开奖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幸运时时彩平台 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 幸运时时彩 千禧彩票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