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侄文稿》解读与赏析(下)_江阴网

幸运时时彩官网

《祭侄文稿》解读与赏析(下)

2019-03-25 08:55
来源:江阴日报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颜真卿的楷书庄重端正有自己的风格,他的行草书也有自己的风格。《祭侄文稿》不同于一般的文字,书写的是亲侄子为国捐躯的壮烈事迹,可以想象得到,颜真卿起草时极其沉痛悲伤,情绪无法平静,作为一位文学造诣极高的书法家,他应当酝酿构思了腹稿,事实上,颜真卿此文是标准的祭文格式,章法完备,一气呵成,虽然有个别字句的修改加工调整,但是并非是随想随写,而是有成竹在胸的,显示出了炉火纯青的文学功力。在书写时,颜真卿进入了艺术创作状态,全身心地投入到用文学语言与书法语言进行表达,达到了忘我的精神境界,不仅无意于工,甚至无意于书,艺术造诣精湛,下笔如有神助,字与字之间相互呼应,无往而不为美,作品整体感很强,气息生动,真挚自然,没有一点造作。






《祭侄文稿》在文中出现四处值得注意的空格,分别是“尔父”前、“受”与“命”之间、“仁兄”前、“天不悔祸”前。“尔父”“仁兄”都指颜杲卿,“受”的是朝廷任“命”,老“天”不悔祸,按照传统,书写时这几处都应采用敬称形式,也即空一格表示敬重;还有一处中间另行是“吾承”“天泽”之间,此处的“天”指的就不是老天,而是皇帝了,仅仅空格就不行了,必须另行抬头来写。这都是唐代行文的规矩,颜真卿是科举考试进士出身、在朝廷与地方任过多年高官,对这些文体形式要求极其娴熟。这几处空格与另行造成的半行空白,相当于几处气眼,让整幅书法更加灵动跳跃,而不是密密麻麻、黑压压满满地从头写到尾。最后结束时的“尚飨”两字明显大幅度向右倾斜,这是因为“哉”字下面已经没有足够正常书写两个字的空间,而颜真卿顺势向右腾挪,猛地看上去最后两字没有对齐上文,似乎不协调,但是客观上却给左下角留出了空白,更适合作为结语,在布局上反而出奇制胜,这些细节都显示出大师驾御纸笔出奇入胜。

书法界一般都把《祭侄文稿》归为行书,其实这篇作品所用字体有行书、有草书,再细分地说,有介于行书与楷书之间的行楷,也有介于行书与草书之间的行草,还有小草与狂草。在书写时,先是行书,随着内容的推进、作者的内心波澜起伏而渐渐演变成草书,随后又回归行书,该行则行,当草则草,最后悲痛难以抑制,以狂草结束,在节奏旋律上与音乐很相似。看着结尾两字凌乱甚至有些变形的线条,可以想象得出,当时颜真卿在写完最后一个字后掷笔痛哭的情景。

与正襟危坐的楷书相比,行草书更能表达宣泄感情与传达情绪。颜真卿传世作品中以楷书为主,但是他是在书法上有极深造诣的,他所拜的书法老师张旭是唐代最著名的草书大师,颜真卿师出名门,得其真传,当然也就精于草书,无论是结体还是线条,都运用得出神入化。需要指出一点,绝对不是练好了楷书,写快了就能写好行书与草书,这道理就像不是练好了马拉松长跑就能百米短跑或跨栏跑一样。

《祭侄文稿》有多处修改涂抹,说明这是底稿或草稿。值得注意的是,被涂改圈删但仍可辨认的29字,在文本意义上是多余的文字,但是作为书法作品的组成部分,这些字同样有艺术表现力,有欣赏价值。甚至被涂掉的不可辨认的5个字,几乎成了墨疙瘩,初看似乎是败笔,是书法艺术形式中的大忌,不过,由于《祭侄文稿》整幅作品有强烈的情绪风暴,是一篇悲痛哀伤的作品,这几处涂改痕迹,效果与作品的整体肃杀调子是合拍的,歪打正着,也构成了这幅书法作品的有机组成部分。没有这几处涂抹,反而减少了作品的追悼的意蕴。正是这几处涂抹修改,让整幅作品的疏密黑白更加灵动而不显得板滞。这种情况,在《兰亭序》里早有范例,王羲之的涂改处,就恰到好处,成为经典样本,后人在临摹时都原样照临,不敢删掉,就是因为大师的杰作,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涂改使作品富有生命力,让后人感受到作者的气息,仔细研究这些改动,可以增进对作者创作时思想感情的了解与认识。

《祭侄文稿》不是颜真卿随手快速书写出来的。古人关于草书的书写特点有一句话:“匆匆不及作草”,说的是草书看上去很流利,似乎写得很快,其实在书写时是需要斟酌构思布置安排的,若是时间紧张反倒写不成草书。按照这个道理,《祭侄文稿》并不是颜真卿仓促随手书写的产物,书法艺术的特点是竭尽全力用心认真创作都很难达到理想效果,无意间随便一写不可能写出经典佳作。王羲之写《兰亭集序》就是很好的例子,《兰亭集序》是在心情、精神状态与创作环境都很适合的条件下才创作出来的,据说他本人过后又写了很多幅《兰亭集序》,就都没有写出满意的效果,全不如这一幅。艺术创作高度依赖灵感,时过境迁,就无法复制。颜真卿在蒲州告祭为国牺牲了的侄子,是作为一件严肃郑重的大事来对待的,起草祭文时应当很从容,很正式,起草时是很严肃认真对待的,《祭侄文稿》墨迹显示出来的迅疾潦草,是书法家在创作时随所写内容的变化而产生悲痛愤慨激动的心情变化起伏所致,并不是因为要赶时间,所以这幅作品并不是仓促草率的产物。

颜真卿是崇拜并学习王羲之的书法的,《兰亭集序》是王羲之代表作,因为唐太宗李世民酷爱王羲之书法,千方百计搜罗到手,最后带进了坟墓殉葬。在《兰亭集序》入土前有不止一位唐代著名书法家临摹过,这些名家临《兰亭集序》本身也是书法杰作,皇帝拿这些名家临本用来赏赠大臣,传播颇广,对当时以及后世的书法学习者影响深远。颜真卿生长在首都,在朝廷工作多年,又从小热爱书法艺术,留心学习研究,肯定有机会观摩临摹《兰亭集序》名家临摹本。《祭侄文稿》在形式上就有借鉴《兰亭集序》的地方,颜真卿善于学习古人,能够形成自己的面目,他学王羲之《兰亭集序》是学其风骨,而不是效法其皮毛。

王羲之《兰亭集序》全篇324字,有20个“之”字,个个不同,这是书法史上的佳话。与之对比,颜真卿《祭侄文稿》全篇234字只出现了一个“之”字,不过,全篇重复出现的字有:“元、三、蒲州、夫、大、明、尔、心、贼臣、父、常山、土门、既、开、不救、天、念、何、河、呜呼哀哉、方、日、陷”等31个,也就是说,全文重复出现的字超过十分之一,但是无一写法相同,各有其妙,让人欣赏时不感到雷同。颜真卿善于学习,这是很好的例子。

作为一幅书法作品,《祭侄文稿》布局行间前松后紧,字距疏密相间,字体有大有小,墨色有润有枯,全篇主要是各各独立的行书字,但又穿插了牵丝相连的草字,笔飞墨舞,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看点很多,美不胜收。即使不看文字内容,有书法鉴赏力的读者也能感觉到这是一幅主题严肃,让人感到敬畏的作品,与《兰亭序》的优雅、从容形成鲜明对比。

幸运时时彩官网颜真卿写《祭侄文稿》没有钤印,唐代书法家还不兴在作品上盖印章,宋代以后书画家才逐渐形成了署名落款后用印的习惯。严格地说,书法与绘画作品并不是必须要有印章才完整,字画上作者盖印甚至盖很多方印(有引首印、压角印等名目)的现象是明代以后逐渐形成的格式。字画进入收藏者手里后,有些收藏者为了标记所有权,或者是鉴赏纪念,也会用加盖印章的形式。

现在《祭侄文稿》上的几十个印章,都是历代收藏者与鉴赏者留下的痕迹,其中清代乾隆皇帝的印章数量最多、面积最大,他还在引首题写了长篇大论的跋语,此外还在卷后元代人题跋的上边补了一段跋语。乾隆皇帝的字并不好,软、散、俗,是《祭侄文稿》引首与卷后历代书写题跋的各家中最难看的一个,可是因为《祭侄文稿》在清代进入宫廷收藏,乾隆皇帝将其视为私人财产,而他又酷爱在所藏古代书画原作上题字用印,佛头著粪,非常任性,喜欢在关公门前耍大刀,又没任何人敢于劝阻制止他。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以及辽宁省博物院等机构收藏的原属清代宫廷收藏的书画珍品,有不少都曾受到乾隆皇帝的玷污毁坏,这是无法挽救的遗憾。

乾隆皇帝题跋与钤印的古代书画都是国宝级的珍品,名气小一些、价值低一些的古代书画作品他还不屑留下他的痕迹呢!《祭侄文稿》作为“天下第二行书”既然曾经归乾隆皇帝拥有过,当然就难逃被他加盖印章的命运,仅仅在画心位置,就留下了横压在前两行头两字的“御书房鉴藏宝”与倒数第三行与第四行头两字的“三希堂精鉴玺”,后者在钤盖位置上还算是补白,前者就不客气地侵压颜真卿墨宝字迹了,属于“霸王硬上弓”式的钤印。有他做坏榜样,他的儿子嘉庆皇帝接班登基后,也在第五行与第六行头两字上盖了一方“嘉庆御览之宝”。末代皇帝溥仪效仿祖先,在“三希堂精鉴玺”下面加盖了一方“宣统御赏之宝”。这几方钤盖在原作上的印章,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对艺术珍品的破坏,体现了有些古人对书画艺术并不敬重,这样在传世字画上钤印的作法不值得称道。

从古至今,有教养的人们对艺术经典珍品都是无比敬重珍爱的,对于在古代书画作品上书写题跋或钤印都是非常慎重的,并不是什么人都敢落笔,事实上,历代收藏者大都自己都未必敢在自己的藏品上落笔,必须是自己精于书法的方敢在藏品上题字,正常情况下,往往都是遇到书画鉴赏专家或大书法家才会愿意请其题跋,而且对位置选择很用心谨慎,惟恐写不好或盖不好印章,有损藏品的品相,严重的甚至会使藏品贬值,惹得旁人与后人笑话。《祭侄文稿》上有两段题跋出于元代数一数二的大书法家鲜于枢之手,这两段字本身也是书法史的珍贵遗产。古代书画作品在印刷品画册中由于受篇幅版面限制,往往只展示作品本身(又叫画心),在博物馆看原作展览,以及仿真复制品时,就能看到完整的细节,这些题跋与印鉴对于欣赏与鉴定古代书画真伪以及流传鉴赏传播经历,有着极其重要的价值。

宋代以来,《祭侄文稿》被各种丛帖翻刻,石刻拓本木刻拓本版本很多,民国时期有珂罗版影印,后来又以碑帖、画册、年历等各种形式出版,中国邮政还发行了2010-11《中国古代书法——行书》颜真卿《祭侄文稿》特种邮票,近些年出版了不下几十个版本的《祭侄文稿》临习指南与技法解析类读物,日本二玄社等出版机构还有《祭侄文稿》高仿真复制品,还有各种尺寸、形式的放大、描红、水写《祭侄文稿》字帖,不夸张地说,《祭侄文稿》的复制或印刷品的种类之多,在古今书法名作中可能仅次于《兰亭序》。

从元代起《祭侄文稿》就有“天下第二行书”的名气,由于《兰亭序》原作在唐初就从人间销声匿迹了,传世的都是临摹本,而《祭侄文稿》原作却奇迹般地流传下来。《兰亭序》临摹本在艺术价值、文物价值上实际上无法与《祭侄文稿》原作相提并论。从这个角度看,《祭侄文稿》其实是有墨迹原作的“天下第一行书”。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
五分时时彩 大资本彩票 北京pk10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 福建11选5开奖 福建11选5官网 幸运时时彩平台 500万彩票网 贵州快3计划 pk10怎么玩